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美人清如许 3.5 一帆的小剧场

且说这边穿云酒家大堂,吕泊远等人轻拍一帆肩膀,聊表安慰。

 

一帆羞涩一笑,正好江波涛送来一碗芬馥浓香的云吞面和半只烤鸭请他尝尝,他道过谢也就坐下动起了筷子。

 

毕竟,做叶将军的副官,真是十分艰辛百折,又添两分无奈哀叹。

 

 

彼时乔一帆还是中草堂一名学徒,每日只默默无闻分拣药材,又或煎熬露剂滋膏。他记药方速度慢,出医时也总畏手畏脚对自己的判决拿捏不定。纵然喜欢沉浸在本草特有的安神定魄的气味中,堂主王杰希的目光总还是有意无意地告诉他:他或许不太适合这里。

 

好友高英杰和他一同进入中草堂,但对方天赋异禀。品辩生药,熟读经集的本事,从初进中草堂便拔萃出类,不多时便跟在王杰希的身边行医问诊:四气五味,配伍七情;君臣佐使,辩证论经,有王杰希指点几句,便融会贯通,熟稔于心。只消几年春秋,王杰希就已经将他作为中草堂未来堂主培养,还计划带他行去苗彝之地,探寻虫蛊巫医之类的秘术。

 

在高英杰身边的他,越发黯淡无光了;像沙砾衬明珠璀璨,月出而星芒渐稀。每每高英杰来同他聊天说笑,他也越发不知如何回应。

 

我真的适合这里吗?他捏着一株细辛,望着绿叶上清晰的脉络,径自思考着。

 

 

 

叶修就是在这时来的,靠在北平中草主堂的花梨柜上,看他眼明手快地从千百药斗中抓取药材。

 

“要不来我身边做副手吧?”

 

王杰希对他的挖人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在叶修真的要带他走的时候,还是拉过叶修叮嘱:

 

“我知道他有适合他的地方,

 

我希望你能帮他找到。”

 

 

 

那时北平晨光倾洒而下,中草堂的乌木金丝匾也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款冬的微甜,苦芽的淡香,好像也都随之消散在那卷着淡淡寒气的北风中了。

 

只有指尖缭绕不散的苦中带甘的气味提醒他,他跟在叶将军身边,是为了什么。

 

 

 

“来,盒子炮,拿着玩。”

 

沙场的定向靶和移动靶训练持续了三个月,一次训练结束时,叶修抛给乔一帆一个闪着银光的玩意。

 

乔一帆摸着冰冷的金属枪管,难掩惊讶之情:

 

“德式毛瑟驳壳枪?”这是全世界目前最好的自动手枪了。

 

“嗯,就是比较沉又有点大,不过你的话应该能驾驭得了的吧?”

 

把非体制内的乔一帆安排为自己的副官,叶修着实费了些力气,不过他没有看错人。

 

“沉着冷静,谨慎心细,我需要像你这样的人在我身边帮忙处理事情,而且……不管皮多嫩的新兵,放我这操练上两个月,也保管他脱胎换骨。更别说你这样韬光养晦肯吃苦的。

 

“再说我这人平时免不了磕碰,尤其九一八的时候身上受了两处枪伤,现在天寒起来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平时劳你关照我这‘老弱病残’的身体啦。”

 

乔一帆却是微微蹙眉,怯怯地表达自己的困惑:“如果只是开方调养身体,或者解决日常瘀伤,叶将军……应该用不到我的吧?”

 

“真聪明,”叶修叼着烟:“你是我副官,日常要伴我左右的,叫你来主要是为了帮我验毒。”

 

“啊……”

 

确实,军阀混战之后的北伐战争虽然让中华民国看起来处于南京国民政府领导之下,其实内部派系斗争依然严重,又加日寇入侵,内忧外患,叶修这样身居高位的将军,身边早已是杀机四伏。

 

“找副官不难,可是找读了十几年医书,善于和草药打交道的,还真是非中草堂的人不行了。”

 

“我一定不负您重望!”乔一帆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那会他还觉得自己以后怕是要过某种意义上“刀尖舔血”的日子了,结果自打跟在叶修身边之后,才发现自己完全是想多了嘛。

 

正面对战尚未打响,现在中日双方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叶修这样的武官也养成了文臣,每日军事会议和各方军领分析局势帷幄在胸,乔一帆的日常就变成了帮叶修安排日程和处理电报。

 

近来他更是觉得自己掉进了坑里,仔细思索着,叶修带他回来或许纯粹是觉得他好说话……

 

比如,自打在蓝溪阁见了蓝河先生之后,他逃饭局应酬逃地比以前更凶了:

 

“一帆,我中午就不过去了啊,你随便应付应付就好!”

 

“叶将军,别……”

 

一帆的尔康手还没有伸出去,叶修就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想就知道又是跑去蓝溪阁等开园。

 

一帆每日就在各位长官要员面前周旋,替自家将军说些面子话,希望大家不要对他们第七军有什么误解。

 

他给参谋长苏沐橙递过材料,苏沐橙困惑地问他:“一帆,我哥今天又跑哪啦?”

 

一帆答地很绝望:“去给蓝先生捧场了。”

 

苏沐橙偷笑:“那么冗长繁复文绉绉的东西,也亏他看的下去。”

 

一帆也笑了,谁说不是呢?

 

近来叶将军生怕大家不知道他喜欢蓝先生一样,恨不能把心中情思放军区广播出来给大家听。一帆每天看着原本看看军报抽抽烟的将军现在却变成了对着剪报上蓝先生的照片傻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了成粉红色。

 

啊,这恋爱的酸臭味。

 

不过也是了,俗子凡胎,怎逃七情六欲? 这一生走一遭,看黄尘匝地,平波风起,也不过是哭一回,笑一回,喜一回,怒一回,百年之后化作齑粉一捧,史书两字,也权当了后世人围炉下酒之物。不若这一世用尽了力去爱去恨,奈何桥上不用回头留恋人间尘埃,端起碗来也饮得痛快。

 

一帆走在参谋长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从窗户向外望去,娇嫩的桃花开在熏风中摇曳,灼灼夺目。

 

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腐草为萤,蛰虫惊而出走矣,始是春来。

 

这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季节,所以他也真心祝愿叶将军此番觅得乃是三生石上今生良人,红线绕指,永结同心。

 

至于那些应付官员的忧恼和处理公务的繁忙,就写在今晚给英杰的乌丝阑上,聊做些灾梨祸枣之笔吧。

 

 

TBC.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不骗你们,我三周没歇过了


不是在为没更文找借口啊哈哈哈,打好的字少说有两万了,但是一定要好好改好了完善了才能发


想说什么呢……妹子们一定要好好念书(?)好好念书真的很重要,以后能轻松很多,刷一会lof就去学习啊,乖


想你们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