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周蓝】小约会

 @俟华(❁´◡`❁)*✲゚* 

好呀,我要是有什么想看的,就跟你说~


但是不换粮,单纯地想宠宠你,满足你的小愿望,可以吗?






“对不起!!——”

 

蓝河一路小跑着,赶到商城门口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巴掌大一张小脸跑地通红,扯开围巾给自己扇风。大冬天能跑出一身汗,可见他有多拼。

 

“不急,不急。”周泽楷慌着给他擦汗,词语都多说了一个,也是很疼他了。

 

蓝河看着他,满是抱歉的情绪:“战队那临时有事就算了又遇上堵车,我干脆从二七路就下出租跑过来了,让你等了好久了吧?”

 

“不久,不久。”周泽楷又忙着摇头。

 

蓝河笑起来,拉着他往商城里走:“快进去吧,别冻坏了。”

 

南方的冬天其实并没有很冷,而且两个人的手一拉起来,从皮肤相接的地方,一股让人羞郝又心痒的暖流就顺着身体传开。

 

 

 

明明已经牵过很多次了,却每次都像第一次那样紧张,害羞,又让人心动不已。

 

 

 

蓝河这厢想,大抵是周泽楷天生一双桃花眼太会放电;周泽楷倒是觉得,都是蓝河一张学生娃娃脸让他觉得自己总是初恋。

 

 

周泽楷被他拉着,很乖地在后面迈着小步子。

 

从两个人第一次出去,蓝河就注意到了,周泽楷从来都很照顾他的步伐。一双大长腿总是走地有些拘谨,来保持和他一样的节奏。

 

他不太爱说话,但是对人的温柔全都渗透在生活的每分每秒里。

 

想到这,蓝河握着他的手,攥的更紧了一点。

 

 

 

电影院在商城的顶楼,好在他们选的这个小商城人不多楼数也不高,周泽楷太有名,所以两个人扶梯电梯都没坐,走了楼梯间。

 

周泽楷摘下各种武装防备,长出了一口气。蓝河正笑他可爱,蓦地就被人搂着腰亲了一口。

 

“别闹呀……”蓝河笑着把他轻轻推开一点,像是推开一只想要舔舐主人的大金毛:“电影快开始啦,我不想错过片头呢。”

 

周泽楷倒是直接拽过蓝河推在他侧脸的那只手,舔吻了起来,啧啧水声间,他模糊不清道:“想你。”

 

可是我很想你呀,好久没见你了,让我亲几口好不好呀。

 

蓝河望着他水灵灵的那双大眼睛,感慨自己永远没法拒绝他用这种目光注视下提出的各种要求。

 

 

 

自己在和周泽楷恋爱这件事,只有身边很好的几个朋友知道。也不是蓝河放的消息,是他们自己看出来的。某天夜班的时候几个铁哥们把他一围,直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蓝河一开始还打太极,后来看实在瞒不过去,就一五一十招了。

 

几个挚友惊讶地下巴要挨地,说难怪你连我们几个都不告诉。最先发出的疑惑居然不是两个人身份上的差距,而是:“你们平时是怎么交流的啊?”

 

蓝河想了想说,并不需要交流啊。

 

因为,他那双眼睛,会说话。

 

 

 

就像现在,周泽楷逡巡着吻过他的额头,眉心,鼻尖,脸颊,一双眼半睁半闭间写满了想说的话,

 

好想你,

 

好想你,

 

好想你。

 

蓝河都看得懂的。

 

 

 

等两个人赶到影厅的时候电影早就开场了,一路说着抱歉穿过一个个座位坐下,蓝河还心有余悸。荣耀的枪王大大实在有点像个小朋友,想要什么都表现地相当简单粗暴,刚刚要不是蓝河好一番哄,周泽楷差点脱了裤子就要在楼道里把他办了。

蓝河极力不去看周泽楷小鹿一样水汪汪的无辜眼神,里面写着的全是“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拼尽全力才从他手下脱身,说不行不行会有人的。

 

直到坐在影院座位上,周泽楷还在小声嘀咕:“……没有人嘛……”

 

一片黑暗里,只有荧屏的光打在他一张帅脸上,委屈的模样特别惹人心疼。蓝河哀叹,他的脸长得太犯规了,上帝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然后亲了亲他:“那我们一会就回去?”

 

周泽楷见计谋得逞,眼疾手快扣住他的后脑就是一阵深吻。

 

 

 

片子似乎是个喜剧片,拍的很不错,笑声满堂,大家注意力都很集中,但蓝河一点都没看进去。

 

就知道不应该选这种一片乌漆抹黑的约会场所。

 

这么想着的时候,蓝河就在周泽楷手里出来了。大衣外套的掩盖下,周泽楷动作地很小心,没有人发现。蓝河看着他拿纸巾擦掉了那双金贵无比的手上自己的液体,羞得没脸见人。

 

周泽楷还留了指尖一抹不擦,轻轻点在蓝河唇上,然后又笑眯眯地凑过来亲掉。像是一只享受够抚摸的饕足的猫,和蓝河紧紧挨靠在一起,看剩下的电影。

 

他真是太坏了,这些小心思。蓝河想,

 

但是与此同时,也太可爱了。

 

 

 

电影散场的时候,两个人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起身。

 

周泽楷很贴心地帮他整理刚刚被弄乱的衣服,蓝河就帮他戴帽子和口罩。两个人手牵着手散步出去,蓝河突然眼睛一亮,看着一家店就不动了。

 

周泽楷顺着看过去,是上海很有名的一家甜品店。这个广州的男孩子特别喜欢甜食,自己是知道的。蓝河那句“你等我一会”还没说出口,周泽楷摸出一张卡就放到他手心:“去买。”

 

“不,不,我有钱的。”

 

“去,去……”周泽楷又撒娇似的推他。

 

周泽楷的身份不太方便往人多的地方去,此时就站在店外几步远,假装低头看手机。

 

蓝河肯定不会用他的卡,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过了没一会蓝河提着两个小袋子回来了,里面装的全都是照着周泽楷的口味挑的:“你的卡,我刷过啦。”

 

周泽楷把卡推回去:“收着……以后用。”

 

蓝河笑了出来:“还没过门,就把财政大权移交给我啦?”

 

谁知周泽楷特别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扯下口罩飞快地亲了他一口。

 

那双眼睛又在说话了,蓝河想。

 

它在说,

 

钱都给你,什么都给你;我的所有,从物品到身心,都属于你。

 

 

 

两个人捧着甜点吃吃转转,一路上又买了不少小吃。等商场准备关门的时候,肚子也吃的饱饱的。

 

商场外的路灯下,蓝河喂给他一勺星冰乐上的奶油,想着罪过罪过。这一口下去,周泽楷明天又得在跑步机上多待一会。

 

结果周泽楷咬着他的小勺子不松口。

 

蓝河又轻轻拽了拽:“小老虎楷楷,松口啦,我再喂你一勺。”

 

周泽楷没说话,路灯的光投下来,他的眼睛覆盖在睫毛的阴影里。蓝河看不清。

 

然后他就闭上眼吻了过来。

 

奶油的甜味在两个人口中交转缠绵,周泽楷扫过他的齿列,勾住他的舌,舔舐吮吸,又狠狠碾压着他的唇瓣。蓝河的唇没一会就被他蹂躏的水光泛滥,微微红肿,但两个人都不想停下来。

 

偶尔分开换气,周泽楷马上又压了过来。平日里看上去温柔腼腆的人,在情事上却一直十分主动姿态强硬,总是让蓝河想到荣耀战场上的那个神枪手。

 

不知吻了多久,周泽楷终于从他口中退出来,零碎的吻散落在他的唇瓣和脸上。

 

“……”

 

“……嗯?”蓝河没听清周泽楷在说什么。

 

“……住过来。”

 

那双桃花眼很认真地看着他,没有风流,没有春情,有的只是一往而深的认真。

 

蓝河知道,他有战队要忙,不然一定会陪自己去广州。

 

手抚上周泽楷的脸颊,蓝河想了想:“那……我去试试看申请?”

 

“问过……可以的。”周泽楷脸有点红。

 

“咦?什么时候……”怪不得这一段喻队看到自己的时候总是笑的意味颇深。

 

 

 

跟周泽楷进到他的公寓里的时候,蓝河想,以后大概就要住在这里了啊。

 

然后手心里被人塞了一个小钥匙。

 

今夜无云,月光皎洁,透过周泽楷公寓的落地窗洒进内室,照在这个以后会见证他们朝夕相处日夜厮磨的小家里。

 

周泽楷保持着握住他手的姿势,在蓝河耳边,轻轻说:

 

“……欢喜侬。”

 

蓝河睫毛微颤,瞳孔渐渐湿润起来,但嘴角却上扬着。

 

他也凑过去,和自己的挚爱,交换着心声:

 

“……中意雷。”

 

 

 

小番外

 

说起来在一起的经历,也是有颇些命运的偶然。

 

第十赛季轮回不敌兴欣,屈居第二。前后两位荣耀第一人的交手很是精彩,但周泽楷还是输了。轮回一直被人叫“一人战队”,也说明了周泽楷对轮回的重要性。周泽楷嘴上不说,心里偷偷地怪自己。怪自己战术准备不够,怪自己手还不够快,怪自己是不是有多余操作……

 

江波涛第一个看出来,拍拍他的肩,叫他别往心里去,轮回是一家人,荣辱共进退。他点点头,可心里还是有些许落寞的。

 

在后台没人的地方偷偷抽闷烟的时候,就被蓝雨派来友情增援的一个小工作人员喊了停: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禁止吸烟。”

 

寂静的走廊里,头顶的灯泡坏了一个,光线甚是不清楚,只有借着逃生通道的微弱绿光,可以堪堪看清禁止吸烟的黄色标志。

 

周泽楷忙取下嘴里半支烟,但是不知道按灭在哪,手足无措。

 

蓝河看着他就忍不住轻轻笑了,接过他手里的烟按在瓷砖地上,又把烟灰拿纸巾清理干净包好扔进垃圾桶里。抬头时才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了这张荣耀第一脸:“……周先生???”

 

周泽楷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嗯。”

 

蓝河想起面前的大帅哥不爱说话这个人尽皆知的性格,又觉得就这么道个您多保重转身离开也很是突兀尴尬,干脆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周先生一个人呀?”

 

“嗯。”

 

“心情不好吗?”问完蓝河才觉得好像有些唐突了。

 

“……嗯。”

 

没想到周泽楷真的点头了。

 

蓝河心下了然,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回想着什么:

 

“……说起来可能很丢人,其实蓝雨当时输给兴欣的时候,我还大哭了一场呢……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有点好笑吧?

 

可是蓝雨的暑假真的来得太早了,而且那会舆论铺天盖地批评喻队黄少他们,我看着就很心疼……”

 

周泽楷想起来,是的,当时的报道他也有看,实在是有失偏颇。

 

“但是那一天,在记者发布会上,看到喻队说:‘谢谢大家,我们下赛季再见’,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如释重负了。”

 

蓝河看着他,眼睛明亮:“在荣耀的路上能一直棋逢对手,知道天外有天,并永远有目标去追逐,前进,甚至打破,不是也很好吗?”

 

周泽楷愣着,半晌,笑着点点头:“……嗯。”

 

 

 

两个人就这么交换了联系方式。

 

周泽楷话实在很少,就算是到了社交软件上也不多。但他偶尔会发给蓝河几张小照片。

 

有的时候是轮回的宵夜,有的时候是房间外的玉兰树,有的时候是雨幕中的上海。

 

蓝河礼尚往来,所以周泽楷也见到了蓝雨食堂里的广式小吃,蓝河养的小多肉,和广州小蛮腰的美丽夜景。

 

那次比赛之后不久,国家队集合出征苏黎世的消息就出来了。

 

首都机场的值机柜台,周泽楷又看见了那个干净清秀的男孩子。

 

他站在蓝雨的随行队伍里,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朝他打招呼:

 

 

 

“嗨,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也就是所有遇见的开始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68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