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叶蓝】可以为我服务一辈子吗(上)

就是个甜饼呀,嘿嘿


不太会取名字,就先定这个啦


双花春笔出没,其他CP自由心证~


大概明天就把下和小番外一块放出来!

 

1.

带上红色的小工作帽,穿上一身红白相间的制服,蓝河小朋友就开始上班啦。

 

度过暑假的方式有很多种,尤其是蓝河这样暑假不必被逼着赶鸭子一样奔赴一个接一个的补习班的大学生。

 

所以于夜寒和家里人去埃及玩了,每天就在蓝河他们要睡的时候在群里喊开罗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然后蓝河醒来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他睡前发在群里的半张帅脸和满屏黄沙;

梁易春和毕言飞就好很多,两个人手拉着手跑去了青海。到茶卡盐湖的时候运气特别好,那里刚刚下过雨,拍摄天空之镜的条件一应俱全。两个人的美照连着刷了一天群里的屏和朋友圈,把大家羡慕的不得了,赶紧举起手中的火把;

舒光旋忙着上各种课,他一个会计专业生考完了从业资格证书又准备考注册会计师,未来还想考个ACCA。于是暑假就报了一个CPA和BEC的班,日常就是练习如何拿英语安慰被千塔古城的昼夜温差折磨的身心疲惫的于夜寒和辱骂秀恩爱狗二笔大春。

 

工作的间隙,蓝河看着手机嘿嘿笑两声,觉得真好,大家暑假都过得这么充实又开心。

 

他也很好,也充实又开心。每天早起给妈妈做好早餐再跑去上班,晚上回家偶尔还能捎点今天店里多出来的炸鸡块,月末了拿了工资存到家里的存折上,看着数字就很满意。

 

爸爸在他很小就走了,妈妈这些年一直单独带着他,两个人日子过的不算宽裕,但是蓝河很满足。

 

打工的小快餐店离家里不远,老板老板娘可以说是看着蓝河长大的。说着是暑假了要请他帮忙,其实月末了还会多给他塞一点工资。

 

这一段时间老板和老板娘回老家了,店里只有蓝河一个人照顾。店面实在是很小,每天生意也不多,他一个人接待服务打扫一手全包。有的时候老板娘发信息要他早点关了门回去休息,他还会笑着回没事反正也不忙,多开一会是一会。

 

 

2.

就在他又一天坚持着多开一会是一会的时候,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进了店。

 

头发似乎很久没打理,刘海都要盖住眼睛了。他左右转了转,到一张小桌子那坐下。蓝河快步上前递了餐单:

 

“您好,有什么需要的吗?”

 

“唔……”

 

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寻思了一下,指了指最便宜的那个套餐:“要这个吧。”

 

好漂亮!

 

他的手,

 

指节分明,指尖圆润。动起来的时候,青筋在薄而白的皮肤下隐隐若现,看着十分勾人。

 

感受到了小服务员的呆愣,叶修打了响指在小青年面前:“愣什么呢?”

 

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蓝河就看清了这个客人的面孔。肯定很久没刮胡子了,青色的胡渣冒出来,和上扬的嘴角陪在一起很是性感;最重要的是他那双藏在凌乱发丝后面的眼睛。微微下垂的眼角,蕴满了笑意,瞳眸深邃,眼底又似乎有光。

 

蓝河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盯着客人一直看:

 

“抱歉抱歉!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

 

脸红着飞快跑进后厨,接可乐的时候他洒了自己一手。

 

也太丢人了吧!

 

看就算了还一直盯着看!

 

完蛋了完蛋了。

 

叶修看见小店员一张小脸通红端着餐盘的手还微微发抖,忍不住想笑出来。

 

送完了餐的蓝河躲在收银台后面,拿冰可乐给自己的脸降温。结果突然听到那个客人的发言:

 

“那个……”

 

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没把可乐丢地上:“嗯您说?”

 

“你们这可以抽烟吗?”

 

男人顶着一张帅脸,晃了晃手里的打火机,笑的很温柔。

 

“可以的。”

 

咦?这个人什么时候吃完的汉堡?薯条也吃完了?不会吧这也太快了吧,有一分钟吗?是有多饿呀?

 

 

3.

叶修确实饿的很,他有一天没吃饭了。

 

风卷残云地扫荡完餐盘里少少的食物之后,他点上烟长出一口气。

 

和嘉世闹掰不说,自己的银行卡还莫名其妙被冻结了。走的突然,也不敢跟沐橙提这事,怕她一个血气上头就要跑到媒体面前和嘉世公开解约。

 

陶轩没有错,自己也没有错,但是他们已经渐行渐远了。

 

所以叶大导演就拖着一口小行李箱,连去哪都还没有想好,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荡了起来。并开始感慨幸好自己从不露脸。

 

走到灯火阑珊处,遇到这个又小又不起眼的快餐店,命运很是时候的让他终于感觉到肚子饿了。

这小店一看就很便宜。叶修放心地走进来,放心地点单,放心地朝清秀的男孩子投以帅帅的微笑。

 

烟雾缭绕里,他打量起这家店。桌椅都有些掉漆了,门窗看着就很有年头。这样的店自己年轻的时候没少和沐秋沐橙呆过,但都是些地板和墙壁都十分油腻的苍蝇馆子,这家店却干净地令人意外。

和那个小服务生一样,身上的工作服洗的都有些掉色了,衣角也起了毛边,但是衣服干净整洁,连褶皱都没有。

 

叶修顿时就对他起了兴趣。

 

4.

店里一般是不可以抽烟的,不过这个时间点只有他和客人两个人,所以蓝河也不会难为客人。

 

蓝河在柜台后整理钱钞,计算着一天的收入,把几张破旧的纸币抽出来,打算明天找银行换一下。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客人看起来并不打算走,蓝河也不好意思去关门:

 

“……这么晚了,您不回家吗?”

 

“哦,”叶修正好一支烟燃尽,摁灭在桌子上,又拿餐巾纸把烟灰扫扫包好放进吃净的汉堡盒子里:“没有地方去,也不敢回家。”

 

这个点回去,大概会遇到身后跟了一堆狗仔的沐橙吧?不管是哪边都不好对付。

 

可这话听在蓝河心里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只见他啪一下关上收款机的盒子,快步走到叶修对面坐下:

 

“有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好好讲的!

 

“家人永远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他们可能在有些方面上难以沟通,但你要相信,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他们是爱你的!”

 

蓝河双眼真诚地望着叶修,明亮又闪烁。叶修直接被说懵了,愣了好一会才笑出声来:

 

“好,好,我回去好好沟通。

 

“可是我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呀,我家有点远。”

 

“多远啊,要打车吗?”

 

“啊,要坐飞机。”叶修说的是北京。

 

……那是有点远。

 

“总之,我今天先在附近落个脚吧。这里有什么比较便宜的旅馆吗?”

 

“还真有,我家旁边有一个小青旅,你别看便宜,其实环境很好,干净也安全。”

 

蓝河一拍桌子就这么定啦,走哥带你去!

 

做完了最后的卫生工作,关灯落锁,蓝河非常社会你蓝哥揽着叶修的肩膀:

 

“你不要怕,我们这里治安很好的,算的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吧?还是赶紧回家,免得让家里人担心……

 

“如果还是有什么事沟通不好,你可以写下来嘛,当言语不行的时候我们就试试文字……”

 

叶修在心里憋笑,面上还是很严肃地说嗯好是的我知道了。

 

 

 

5.

蓝河看着自己帮助了一个闹别扭的大男孩回家,很开心。

 

走到青旅门口的时候,蓝河指指对面那栋楼:“我家就在那。”

 

挺旧的一个小区了,叶修点点头。蓝河又说,回去收拾收拾休息一下,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免得家人担心。

 

叶修摊摊手,我没有手机唉。

 

蓝河摸出自己的手机啪一下放在叶修手心里。

 

……好啦没事我找个小商店用座机也能打。

 

送别了那个小服务生,叶修一边在青旅办着入住手续,一边想,这么单纯,多容易被骗啊,幸好自己不是个坏人。

 

叶大心脏的脸说叶修你怎么不要我了。

 

虽然小青年讲话的时候自己大部分时间只注意到了他好看的侧脸线条和长长的睫毛而忽视了他讲话的内容,但他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自己还是有听进去。

 

所以找了个付费的小座机,叶修给苏沐橙拨了个电话。

 

喂?睡了没啊?

 

你可算来电话了,找不到你我好担心。

 

嘿嘿,我不是留了纸条给你嘛。

 

你在哪呢?晚上睡哪里呀?

 

还在市里呢,准备深入民间找找创作源泉,顺便避两天风头。别担心,我找了个小旅馆,以后每天这个点给你去个电话。

 

我能不能去看你啊?

 

就你那甩狗仔的能力啊,我可不想跟你一块占杂志封面。‘史上最年轻金马影后深夜密会何人?’,哎呀想想就刺激。

 

哈哈哈。

 

叶修最大的能力或许就是开着玩笑插科打诨的把别人的心情调整好。苏沐橙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把自己放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好好照顾自己,钱没了就跟我说,你银行卡我已经去找人解冻了,应该明天就能正常使用了。

 

嗯好,你早点睡,保养皮肤。

 

苏沐橙嘿嘿一笑,我美着呢。

 

 

 

6.

第二天蓝河照常跑出小区准备去上班。头天晚上他被舒光旋拉着听他准备的英语演讲稿,折腾了挺晚才睡的,眼下还是两抹淡淡的乌青。正迷糊着,看见小区门口的人的时候瞬间就清醒了:

 

“您好,起这么早啊?”

 

叶修见他来了也是一乐:“是啊,早睡早起身体好嘛。”

 

“准备回去了吗?”

 

叶修颇为遗憾似的摇摇头:“票没买上,再呆两天。”

 

说着就夹着超极本,以无处可去为由跟着蓝河到小快餐店里呆着。

 

 

 

小快餐店来人并不多,偶尔接的都是外卖订单。又从炸锅里捞出一勺鸡块,蓝河偷偷瞧那边的客人。

 

还是穿着昨天那件皱巴巴的polo衫,上面大片的白色泼墨印花让他看上去活像个油漆工。从进到店里点了些吃的后,那双美到夺人心魄的手就不停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蓝河觉得,他或许是个小说家。

 

小说家不都这样吗,要搞文学创作结果家里不同意,一气之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随风漂泊。

 

蓝河顿时对他更有好感了,文化人呀。正低头想着,叶修突然发声: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叶修。落叶的叶,修竹的修。”

 

“叶修?”

 

蓝河想想:“‘叶嫩藏修节,苞遗出绀肤’,好名字啊。”

 

叶修笑笑:“谢谢,那你呢?”

 

“我叫蓝河。碧蓝的蓝,河水的河。”

 

“哦,我想想,‘分香帕子揉蓝腻,一声敲彻绛河秋’?”

 

“好厉害。”蓝河给他鼓掌。

 

叶修回头偷偷把他的名字敲在超极本上。

 

“一个人跑出来,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吧?”

 

“嗯,不过我银行卡办好了,今天就可以刷了,别担心。”

 

蓝河点点头:“没钱了就跟我说,虽然我也不是很有钱,但还是可以支援你一下的。”

 

低头擦着柜台,蓝河喃喃自语:“可怜孩子,衣服都脏成这样了,唉……”

 

叶修听见了,心虚地挡了一下左胸前Dsquared2的标志,希望他不要看出来什么。

 

 

 

昨天晚上,沐橙也是这样说的,没钱了就跟我说。

 

可是他和沐橙认识十年了,和这个小服务生,不过才认识两天。

 

这人怎么,对别人就没有一点提防呢。

 

来了两个客人,蓝河笑着快步迎上去。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替他担心。

 

到底谁才是可怜孩子啊,估计哪天被卖了他都不知道。

 

叶大导演思衬着,不行,我得在这看着他,免得他被人卖。

 

 

 

7.

 

叶大导演实力不凡,马上就发挥了作用。

 

一个穿着破烂的男人进店点吃的,蓝河温柔地给他推荐实惠的套餐。

 

叶修盯着他,果然有行动。

 

那男人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小虫子趁蓝河不注意就是往餐盒里一丢,正准备高声喊人,突然感到一阵逼人寒气。

 

在叶修的死亡凝视下,那男人立马悄声安分吃东西。

 

叶导演笑了笑,找碴骗吃喝的伎俩我还可以再给你编30种,想跟我斗?哼。

 

 

 

一个一看就贼眉鼠眼的人捏着一张百元大钞找蓝河:“小同学帮帮忙啊……我没有零钱了……买你个鸡块帮我找开好不好……”

 

蓝河特潇洒:“没事我给您换!”

 

叶修在旁边大爆手速抽了那张纸币换成自己的一张一百块。

 

蓝河果然特相信人家的就给换了钱。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钥匙串,上面挂一个紫外线小灯,一照,果然是假的。

 

就欺负这种小店没有验钞机。

 

蓝河哼着歌做着打扫,看见叶修快步走出去打了个电话。

 

终于要回家了吗。蓝河抱着拖把杆,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

 

 

 

其实通话内容是这样的:

 

 

 

“喂您好,我在XX路XX街口这里,收到一张YH开头的假钞……对我觉得就是现在在流窜的那个假钞团伙……嫌犯的样子?就是blablabla……”

 

 

那之后韩文清一脚踹开他们假钞作坊的大门,眉间川字吓得几个罪犯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毫无抵抗之力,哭着说钱都给您都给您。

 

 

 

然后又过来了一个一头黄毛的大高个帅哥:

 

“这个月的钱呢?”

 

蓝河在柜台那算算好数目,双手递过去:“辛苦您啦!”

 

那大高个也很开心:“不辛苦不辛苦,为人民币服务!”

 

叶修无语到要昏厥,这两个大膀子都是纹身,谁看不出来是收保护费的?

 

老板老板娘肯定骗蓝河说这是来收房租的。

 

这也会信?

 

叶修越发担心他了。

 

蓝河去后厨冰箱里拿材料,那个黑社会一转身才注意到叶修:“老大!”

 

相当地惊喜:“你怎么在这啊?”

 

叶修忙不迭捂他的嘴:“包子你声音小点!”

 

叶修并不觉得他居然认识这家店的“房东”很好解释,更不想讲自己为了剧本创作深入帮派生活的故事:“包子啊,这家店的这次就不收了吧。”

 

“好的!老大说什么都对!”

 

包子乐呵呵地把钱一转身又放回去,特听话。叶修琢磨着,他得再赶紧跟老魏说说帮派转型的事,大家还是得走正道啊。

 

 

蓝河出来看见一叠钱,困惑地歪着脑袋:“房租不收了吗?”

 

还真以为是收房租啊。

 

“你们房东说这个月的你们老板提前交过了,他给忘了。”

 

蓝河点点头,把钱小心收好。

 

 

 

8.

 

叶修深思,这男孩怎么能这么单纯,自己要是不在,多容易被骗啊。

 

世道险恶,我得护着他心里那一片白雪地。

 

叶修并不知道,其实蓝河并没这么傻的可怜,平时也没有这么多坏人,蓝河身边的人都是很温柔善良,对他极好的,他才能一直单纯快乐的长大。

 

这些都是作者为了他能多发挥些英雄救美的本事,让他留在店里,并希望他们俩赶快擦出爱情的火花才故意设计的剧情。

 

作者很想让他们一见面就一眼万年一定终身然后赶快啪啪啪结婚生子不对结婚领孩子,但是这样写很容易被打,会有一群口是心非明明想吃肉却还说着不要不要的小姑娘小拳拳砸作者胸口。

 

所以按照剧情要求,他们两个还是要日久生情。

 

 

 

又是一天工作结束,蓝河和叶修一块散着步往回走:“叶修,回去的票你买了吗?”

 

“啊,还没呢。”叶修揉揉鼻子,扯了个谎:“我和家里人说好了,最近就先留在这里,租个房子住下。刚好有个出版商想买我的小说,应该能赚一笔,还可以给家里寄点钱。”

 

蓝河想果然是小说家啊:“太好啦,你父母看到你有收入应该也就不会担心啦。”

 

蓝河发自肺腑地为他开心,叶修在旁边心虚地瞅他。

 

不知道以后撒谎要是被发现了,他会不会生气呀?

 

 

9.

 

从那之后叶修每天就泡在蓝河的店里进行他的“小说创作”。

 

新剧本的题材一早就想好了,最近也是文思泉涌灵感迸发,可实际打出来的字却没有多少。

 

清秀的男孩子每天在他身边忙忙碌碌,他心猿意马,根本无心创作。

 

发展到最后,就佯装着写东西,其实敲出来的都是流水账日记:

 

“今天店里跑进一个苍蝇,小蓝跳着赶了它好久才把它赶出去,太可爱了。”

 

“昨晚回去的时候一块去喂了流浪猫,猫好像都和他很熟啊,忍不住拍了小蓝摸猫的样子。”

 

“今天花店来送花的人居然是张佳乐,瞪了他好几眼他才忍住没出声。肯定又要给黄少天说了。”

 

“得,QQ要响炸了,真想把他拉黑。”

 

“居然又拿喻文州的号来烦我???全都拉黑拉黑。”

 

……

 

“天这么热,小蓝却每天只限我吃两个冰淇淋,说对胃不好。我一个大老爷们哪这么娇弱。”

 

“算是要完,管的越来越多了,说我抽烟对身体不好,不叫我抽,抑郁。”

 

“……虽然被人关心着很开心,虽然小蓝吼人的样子也很可爱。”

 

 

 

又是一天张佳乐来送蓝河店里订的鲜花,开着玛莎拉蒂送他的大孙车停好了半天还不见他动,困惑地问他:“怎么不下去?”

 

“大孙你看,你看看这店里冒出来的粉红泡泡。”张佳乐啧啧有声:“我既不想因为看见什么不该看的掉一身鸡皮疙瘩顺便被恶心死,也不想因为坏了叶修的好事而招致杀身之祸。”

 

所以两个人就把花丢在店门口开着玛莎拉蒂出去玩了。

 

开着玛莎拉蒂送订购的鲜花,乐乐说我就是这么帅,大孙说我就是这么宠。





TBC.


想问问大家,lofter的那个阅读量,是点进去看才算的,还是从页面滑过去就算?如果是滑过去,那是首页滑过去的那种还是点进tag底下查看的那种呀?


因为感觉阅读量挺大的热度却很小,是不是我写的很烂?哈哈


不过如果阅读量是真的大家都点进来看的,那我也就很开心啦


最后还是祝食用愉快!


评论 ( 25 )
热度 ( 169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