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喻蓝/叶蓝】美人清如许(二)

少将叶  广商喻  戏子蓝

以抗战为基础背景,略有改动

黑体字表明此处要注意,这个大家都懂,嗯~



第二天的蓝溪阁后台热闹非凡。

 

“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老叶你自己买票了???”

 

“呵,这不是怕你们蓝溪阁饿死吗,哥支援一点略表心意。”

 

“你都买票了还来后台干嘛?哇你该不会是太崇拜我才最近天天来后台看我吧?直接说嘛老叶别不好意思啊给你这个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对对对,就是来看你的,给。”

 

黄少天美滋滋地打开那个小纸包,里面躺着一个肉包子:“……”

 

“别回来了啊少天。”

 

叶修又嬉皮笑脸地绕到蓝河面前,放下手里一堆东西:“烟雨楼的茶点,喜欢我再买。”

 

然后又指指身后副官乔一帆抱着的更多的好吃的:“这些和朋友分。”

 

蓝河淹没在那些号称有钱也抢不到的名牌点心里:“那个,谢谢叶将军……大家都来尝尝吧。”

 

据称蓝溪阁的人吃到后来看到烟雨楼就绕着走。那段日子苏沐橙每天都能听到楚云秀哭天喊地:要死啦官欺良民啦不让人活啦所有点心都上缴啦……

 

 

 

蓝河在叶修炯炯有神地凝视下好不容易唱完了戏,下了台就被一身军装的修长身躯堵了路。

 

“今天有空吗?”叶修眨眨眼。

“叶将军找我有事?”

“有啊有啊,军政大事。”

“??”

“陪我吃饭。”

“……”

 

另一天。

“今天总有空吧?”

“那个,叶将军……我,我不方便同您一块吃饭……”

“哦不是说那个。”

“那是?”

“今天我们主要是去赏花,顺便吃点东西。”

“……”

 

再一天。

“今天……”

“没有!”

“我就知道你还没吃饭!来吧我都买好了我们就在这吃!”

“?????”

 

乔一帆在旁边,感觉有点心累。

 

蓝河的表演本来渐入佳境,但是现在在每日叶修来访的干扰下,他一要上台就更紧张了。

 

改变这一现状的是包荣兴。

 

“今天……”“老大!!我想死你啦!你看我一回来就来报道!你有没有很感动啊!”

 

“小蓝啊,今天我……”“老大!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哇这不是方锐前段时间一直念叨的吗?老大你真是太好啦!我这就给他送过去!”

 

“小蓝我们去吃……”“老大老大,今天中午的饭局你不会又想翘吧?不行啊你总是不来那些长官都找我们事老大你不能这样啊……”

 

乔一帆在旁边,感觉开心到飞起!终于有人敢把他拽回去了。

 

叶修怏怏地离开了。

 

 

 

但是更多的人把蓝河围住了:

 

“老蓝,”

 

蓝河瞧了一眼身边这阵仗,毕言飞梁易春他们几个面色凝重,蓝河感觉有大事要谈。

 

结果毕言飞一开口:“苟富贵,勿相忘啊!!!”

 

“???”

 

 

 

“老蓝啊,叶将军是看上你了吧。”

 

“肯定是啊要不会天天上咱们这?”

 

“你们别瞎说,叶将军主要是来和喻盟主商讨事情!”

 

“老蓝啊你别再掩瞒了,我们又不瞎。”

蓝河没话说,只因他自己也能感觉到叶将军对他的不一样。

 

每天灼热的注视和殷切的关心,让蓝河忍不住往那方面想。最初他还会想现在的军官都这么闲吗?可是日子一长,他觉得这根本不像是单纯欣赏一个唱戏的旦角这么简单。

 

好多次,叶修困得听戏时直点头,一连数日眼下都是两抹乌青,即使这样还是坚持每日来看他。这段时间战报频传,蓝河才知道,他一直都是极忙的,每天能分出这样一部分精力来给他捧场,就意味着要日日忙碌到深夜。

 

 

 

又是一天戏演,叶修困地在席位上直点头。他怕是才睡了个把小时不到,副官乔一帆在旁边请他回去休息,他就是不走,最后趴在戏园的梨花木椅上睡着了。

 

蓝河唱罢,过来看他。

 

平日里牙尖嘴利的嘲讽模样收了起来,睡熟之后的叶修,眉眼舒展,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脱了军装军帽,看着就像是个十七八的少年郎。

 

他是很好看的,蓝河得承认。怪不得大家都说他军车驶过犹如潘安过城。想必叶将军也是那种被小姑娘果子鲜花丢了满车的人。

 

衬衫袖子挽了一半,露出线条紧实的小麦色的手臂,顺着看下去,就是他那双美的勾人的手。

 

明明是常年持刀握枪的人,他的手却薄而修长,不像一般习武之人那样粗短厚实。

 

蓝河没忍住,摸了摸他的手。

 

 

 

手指刚触上去,就被人反手勾住,收在掌心里摩挲。

 

“看够啦?”

 

一抬头,叶修就坏笑着看着他。

 

蓝河抽手回来,略带娇嗔地瞪他。可心里早就喊完了完了被人发现了偷看丢死人了。

 

叶修揉揉他的头:“今天总有空和我一块吃顿饭吧?”

 

小花旦沉默了一会,然后小幅度地点了下头。

 

 

 

叶修自己也在琢磨,怎么五六年过去,小蓝的性格变了这么多。以前那个一点就炸的小家伙,如今温顺乖巧,连话也没有几句,像是只沉默的小兔子。

 

而且,他怕是一点都没想起自己来。

 

 

 

是的,叶修并非第一次遇见蓝河。早在六年前,两个人的命运轨迹就有了交集。

 

彼时叶修还是个少校,跟在陶轩身边行事;喻文州也还单纯又年轻,正接受着魏琛魏老大心脏又无下限的耳濡目染。

 

蓝河就是那会被收进蓝溪阁的。

 

进蓝溪阁,是极辛苦又危险的事。就算蓝溪阁只单纯的以戏楼的身份招收学徒,也要韶年或更小的孩子从小苦练。铁珠进嘴要牙碾做片出来,非天赋异禀又极其吃苦,在蓝溪阁连后台都混不上。如果不是家中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很少有孩子会来。

 

可蓝河很特殊,他双亲都健在,也称不上家境贫困一定要靠做下九流的戏子和赌上性命的谍报养家。而且他进蓝溪阁的时候,已是舞勺之年。

 

更重要的是,他是喻文州亲自领进蓝溪阁的。

 

喻文州的解释很简单,我觉得他有天赋。

 

什么天赋,唱戏的天赋?还是做谍报的天赋?这些东西,叶修一点都没在蓝河身上看到。

 

 

 

他总是记不住词,一本《牡丹亭》唱到二十出就接不下去,挨了师傅不少板子;比他稍长的黄少天三个月就能将玉茗堂四梦唱的出神入化,他要学半年才能顺下来。

 

人又温柔善良,典型的嘴硬心软,心里想的什么全写在脸上,这样的人根本做不了谍报。

 

叶修揉揉眉心,他觉得有的时候喻文州真的很让人猜不透。

 

 

 

那时九一八事变之后东三省全面沦陷,叶修身受重伤,和部分军队退回广州修养调整。那会他的住所就在蓝溪阁后院。

 

某次百无聊赖地叼着烟靠在门框愣神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小家伙愁眉苦脸地在花园里踢石子。

 

 

 

“哪来的小鬼头?”

 

“回老爷话,这是蓝溪阁的小学徒。”

 

叶修正好无聊:“过来过来。

“唱的怎么样啊,唱几句给我听听。”

 

小蓝河更难过了:“就是唱的不好,才被师傅赶出来反思咧!”

 

叶修乐了:“唱的多差呀?”

 

小蓝河掰着指头数来数去,从身形手势到眼神咬字,浑身上下都是毛病。

 

“黄少天不是学的很好么?叫他带带你。”

 

眼前的小家伙对陌生人也毫无防备,提起偶像来,眼睛亮晶晶地:“你也知道黄少啊?黄少可厉害了!《浣纱记》不出一月就能背下来,我们师傅也说,他那双眼睛能传神,会说话……”

 

“他那就是眼睛大,会瞪人。”

 

“我眼睛也不小啊,可是我就唱不好,总之我们黄少就是有天赋!”

 

转而又低落下去:“黄少也教过我,可我总不能领悟……”

 

“这种东西啊,其实勤加练习就好啦,重点是要对着观众练,这和你们上课可是很不一样的。”叶修循循善诱。

 

“真的吗?”

 

“对呀,你可以把我当成听众,每天来练上几段,不出一月,肯定有成效。”

 

“我会不会打扰到您呀?”蓝河兴奋地小脸通红。

 

“不打扰不打扰。”叶修狐狸尾巴都翘起来了。

 

 

 

叶修在这修养半月,除了黄少天偶尔来烦他,喻文州不时陪他手谈几局,再无别的朋友,日子好生无聊。终于拐了一个小可爱每天来给自己解闷,叶大心脏觉得日子总算有点活力了。

 

 

 

往后每天黄昏,蓝河真的都风雨无阻地来报道。叶修一开始只存着捡戏听的心思,后来看他如此认真,也就愿意尽力帮忙指正。那段日子,叶修拿出了早年研究兵法的劲头,自己先把四大名剧背了个滚瓜烂熟。蓝河脸皮薄,在人前唱戏颇有些放不开,但在叶修恼人的嘲讽技能轰炸下,表演渐渐自然了许多。

 

他的努力都有回报。叶修看得到他的进步,看得清清楚楚。

 

 

 

“小秋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哦,不碍事的。”叶修自顾自地换药,也没在意。

 

在旁边背戏本的小蓝河看的触目惊心,心里一阵阵的疼。

 

 

 

隔天靠在门框等人的叶修,就等来了一锅鸡汤。

 

蓝河还小,这么大一个砂锅太沉,他端地摇摇欲坠,叶修赶快给他接过来。

 

“小秋哥!你喝了这个,身体就好地快啦!”

 

小男孩仰着一张白净的小脸,冲叶修笑地天真又灿烂,双眼明若繁星。

 

 

 

叶修修养期间,有很多人送过很多补品。

那天的汤是他吃过最好最珍贵的,没有之一。

 

后来喻文州把小蓝河偷偷跑去菜场买鸡溜进后厨踩着凳子熬鸡汤的事讲给他听,那会喻文州并不知道鸡汤最后进了谁的肚子。叶修在旁边装作毫不知情,顾左右而言他。

 

其实心中窃喜。

 

 

 

自那日溪山城一别北上保家卫国,已经有六年了。

 

六年时间,已经足够漫长,漫长到可以让人忘记记忆中许多无关紧要的事。

 

过去的许多事,叶修其实也记不清了。唯有那年春夏的溪山城里的小学徒,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他是军人,半生驰骋沙场,杀伐果决。刀尖舔血的日子过得太久,便从没过坚硬如铁的心脏也有化为百指柔的一天。


TBC.


太惨了我存粮发完了~不知道下次更是什么时候(望天沉默.jpg)

评论 ( 27 )
热度 ( 90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