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喻蓝/叶蓝】美人清如许(一)

少将叶,广商喻,戏子蓝。

以抗战为基础背景,为了剧情有改动,有私设。

 

 

溪山城,阳春三月,冰雪初融。

 

蓝溪阁前聚满了来听戏的票友。今日小生名角黄少天有演出,似乎还有蓝溪阁一个新小花旦的首秀。不少人慕名而来,一时间戏票千金难求,因而所来之人也非富即贵。

 

一众达官显贵里,那个叼着烟卷一身军装又站地没个正形的少将便特别显眼。要不是肩上那颗星明晃晃的,只怕人以为是哪来的闲杂人等混了进来。

 

叶修显然并不在意周围人对他的打量。叶少将赫赫有名的战绩早传遍了半个中华民国。尤其在现在战事胶着战况并不理想的情况下,普通民众心里难免将他神化。这次他来溪山城,全城上下军政要员一齐办了接风宴来欢迎他。他倒好,前脚刚让方锐放好行李,后脚就跑来看戏了,实打实地放了一群在中国军政界相当有分量的人物的鸽子。

 

叶少将也没打算就这么一直等到开园。寻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掐了烟径自摸到后门。

 

“站住!这里不能进!你……”

守门人被一纸军官证糊了脸:“政府办事。”然后长腿一抬,大步流星地就往后台去。

黄少天在,那么他一准也跑不了。

 

 

 

“呦,各位都在呐,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我靠!老叶你@#¥%……&*”

 

“黄少,黄少你别乱动,我油彩要上歪了!”

 

“少天这不挺精神的嘛,对了那个心脏在哪啊,我找他有点事。”叶修笑的人畜无害。

 

黄少天看着叶修那张毫无自觉的厚脸皮,难得地被他气到无语。

 

 

 

说起来他们的交情,还是从蓝雨的成立开始的。

 

“联盟”,是中国爱国民商为了抗日而自发成立的组织,而“蓝雨”是隶属于联盟的广浙商户联合团体。商户之间,除了互有帮助,更重要的还是为国家军队充当眼线,传递情报,扮演稳定民心的媒介,并尽全力支持军饷。

 

喻文州,广商龙头,是蓝雨的第三任主理人。他手下经营的饭店茶馆文玩店都是广商代表。更重要的是这人足智多谋,几次重要的军政会议他也作为商户代表被邀请出席。当今军方一级上将冯宪君也对他颇加赞赏。只要是他提的建议,冯宪君都会听取一二。

 

这样的人,叶少将自然免不了和他接触。两个大心脏,简直一见如故。久而久之,叶修与蓝雨自然交情不浅。和喻文州两个人也时常在一起商讨事宜。

 

 

 

戏楼蓝溪阁,明面上是广州极有名的梨园,暗地里却是蓝雨一手培养的谍报机构。从喻文州接手蓝雨之后,蓝溪阁极迅速地发展壮大,成为了联盟里收集传递一线情报的重要帮手。借唱戏之名,行刺探之实。

 

此时的蓝河坐在黄少天另一边,毕言飞正在帮他上妆。他第一次登台,难免有些紧张。闻声便抬头向黄少天和叶修的方向看去。

 

叶修一抬眼,和他正对上了视线。

 

半面颜铅华初上,半面颜粉黛未沾,一半是芳华妍丽,一半是青姿绰约;双眉不描而黛,深如远山;瞳眸澄澈分明,摄魂夺魄;樱唇红绽,也不知是否上了胭脂。

 

白门弱柳,艳覆文君。

 

叶修想了一下,他今年多大了?最多不过破瓜。喻文州也真是个心狠的人。这么小的孩子,还真让他来做这样危险的营生?

 

又暗自叹了口气。不心狠,这乱世只怕要吞食更多的人,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喻文州比他更像是那种会干大事的人。他更敢于牺牲。

 

叶修抬抬手:“这是你们的新角?”

 

“蓝某人见过军爷。”蓝河起身作揖。

 

“怎么样啊老叶我们小蓝是不是天姿国色是吧是吧是吧?你别看他年纪小但是特别能吃苦要不然文州也不会这么早就让他上台,哎呀要说我们蓝溪阁真是人才济济……”

 

“文州在哪呢,赶紧让他给我排个位置,一会我要听戏。”

 

“唉我说你不去参加接风宴就算了现在还跑来要免费的戏看我说你还要脸吗要脸吗你以为蓝溪阁就是你家后戏院天天要免费演戏给你看啊我说下次你就自己买票去买票去天天跑来跟我们文州要票你真是脸皮堪比铜墙铁壁啊……”

 

“也有正事要谈。”叶修连忙打断他,不堪其扰。

 

“瞎胡说吧我看你就是瞅准了今天本少有演出还有我们小蓝首秀票不好买打着幌子过来蹭戏你知道我们票多贵吗多贵吗请你的那些票钱都够开第二个蓝溪阁啦再说我们票早就一售而空真的是一个座位都挤不出来了刘皓没买着找我走后门我没给他还大发脾气呢,唉要我说你要不蹲在后台算了或者假装倒水的小厮也行你就权当体验生活嘛……”

 

“二楼雅间,”

 

这声音温柔和煦,听来如沐春风。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青色长衫的男子,面若冠玉,身形颀长。凤眼含笑,肤如何晏,貌比潘安。

 

“叶将军,请。”

 

喻文州言笑晏晏,带着叶修上楼焚香品茗,准备赏戏了;叶修得意地瞥了黄少天一眼,换来对方连珠炮似的垃圾话轰炸。

蓝河见喻文州来了,越发紧张,头都垂着不敢抬。

 

结果一双柔荑突然被人捏了捏。那双手很美,令人忍不住侧目。

 

顺着那骨节修长分明的手看上去,是刚刚的叶将军在冲他笑:

 

“期待你一会的表现。”

 

喻文州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切不动声色地收进眼底。

 

 

 

“如何料到我今日会来?”

 

“毕竟喻某人和叶将军是一类人,不是吗?”

 

“哈哈哈,说的也是。”

 

喻文州笑笑,手上动作不停。

 

烫壶、置茶、温杯、高冲。一双手动作熟稔,如行云流水,颇叫人赏心悦目。

 

 

“日寇在北平,近日有所行动?”喻文州捧给他一杯茶。

 

“几个小兵想要挑事,被压下来了。上面倒是担心他们会从南边进攻,特意叫我来守着。”

 

叶修撇着浮沫,笑了起来:“惟兹初成,沫沈华浮;焕如积雪,烨若春敷。真是好手艺。”

 

“叶将军过誉了,”喻文州也笑:“尝出是什么了吗?”

 

“我大胆一猜,是南京雨花。”

 

喻文州点点头。

 

“今天唱的是哪一本?”

 

“是喻某人前些日子刚写成的。”

 

“哦,我说今天来人这么多,原来是要唱《蓝桥春雪》?”

 

喻文州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平日看足江山事,阅尽风流案,手下又有蓝溪阁,便于指点银筝红板,写起传奇好不顺手。前些日子刚完稿的昆曲《蓝桥春雪》名声大噪,一时洛阳纸贵。

 

“正是。其实,这剧本是为蓝河特地撰写的。”

 

叶修挑眉:“一个小旦,劳你如此费心?”

 

喻文州呷一口茶:“蓝溪阁有意把他打造成招牌。”

 

喻文州一句话三层含义。叶修心下了然。

 

 

 

这个人,果然擅长先发制人。

 

叶修对这个男孩很有好感,他一定看出来了;如果还唱念俱佳,那真是好珠难比,只怕叶修动了心思要带人回去。

 

如果是个普通的小角色,叶将军喜欢,但收无妨;可蓝河是蓝溪阁精心培养的利刃,以后会是这个谍报机构的中坚力量,饶是叶修也应该明白其中利害。

 

 

 

叶修正在沉思,忽然场上一静,副末登场,一首蝶恋花打头,戏便开始了。

 

《蓝桥春雪》写明末清初佳人才子的悲剧爱情故事。黄少天饰演的大将军和蓝河饰演的江南才女情定蓝桥,却因战火分离两地。乱世之中难得重逢,不久却又天人永隔。

 

叶修看着台上的蓝河,眉目含情,生生把要和心上人别离的哀愁模样刻入人心。

 

 

 

“莫将红豆轻抛弃,学就晓风残月坠。”

“欢愉事两心自衬,生离苦且将恨忍。”

“离合悲欢分一瞬,后会期无凭准。”

戏腔哀婉凄凉,一片悲伤沁入听客心肺。

 

 

今日先演了第一卷,曲终是满堂喝彩,叶修听的入迷,喻文州喊他也没反应过来。

 

坦白说,蓝河不是他见过的最有天赋的戏子。可他认真又努力,打第一眼看到他叶修就知道他是那样的人。更何况还有喻文州亲自为他写的剧本,他若不火都有蹊跷。

 

果然,第二日和叶修临城这件事一起登报的,就是蓝溪阁的新旦角首秀。

 

 

 

叶修把那张报纸上他的照片小心剪下来,夹进自己的本子里。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90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