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叶蓝】隔壁老王

隔壁老王

 

—文不对题系列

—老叶の中年危机,恋爱久了智商似乎也有所下降

—伪冷战,真甜饼!

—方王莫橙打了个酱油,就不打tag啦

—千万别在意我说杰希卡人模狗样,我对他绝对是真爱(捧心)

 

 

 

这年头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老叶头叼着根没点着的中华,从猫眼里打量隔壁对门。

 

尤其是姓王的邻居,特别不好对付。

 

(假装)吐了一个烟圈,老叶头静静地思考起这几天发生的事。

 

对面新搬过来的邻居老王是个大小眼,人呢虽然也人模狗样的挺俊俏的一个小伙,但到底还是不如自己。老叶点点头,这是事实,做人要客观。可就这样的老王居然还敢打自己家小蓝的主意!

 

也就是大概一周前,他心爱的小蓝又和他闹脾气了。原因司空见惯,老叶说好了的一天三根烟结果又背着他偷偷摸摸地吸。老叶本来以为哄哄小媳妇再做个胸脯拍的响当当的保证肯定就没事了,结果这次小蓝连架都不要跟他吵,话都不要跟他说,静悄悄地一言不发就走了。每天该做菜做菜,该打扫打扫,该上班上班,就是不要理他;晚上虽然也睡一张床,可总是翻过身背对着他,老叶怎么撒娇道歉求原谅把身上的零钱都翻出来交给他说再也不偷偷买烟了都没用。

 

这厢老叶急得抓耳挠腮,几天不让碰的小娇妻叫他一个火力旺盛的中年男人烦躁地不行。他还没烦躁完,今天就在阳台看见自家娇妻和隔壁的老王有说有笑地从小区门口一路走回到家。

 

艹!老叶连今天仅存的第三根烟都不吸了,狠狠地把半截香烟丢到阳台的地板上,想象着那是隔壁老王,被自己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想趁着冷战的时候横插一脚?哼,门都没有!

 

 

 

老叶头回到书房,环顾着这个他们精心装扮的地方,桌上还放着两个人的周年合影,往日甜蜜的回忆如今却仿佛在嘲笑他。老叶暗自握了握拳,难得地没有打开电脑看会议材料,而是从角落里翻出了纸笔,开始构思自己的“挽妻大剧”。

 

结合着网上那些也不知道谁瞎编的攻略和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宠蓝小技巧,一张白纸上终于歪七八扭地塞满了鬼画符。

 

第一步:重拾热恋中的激情

 

老叶看着大纲,心里无数回忆喷涌而出。最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干嘛了来着?一开始辛苦的异地恋,但是每天有空了就会互发简讯,往来言语间肉麻到不行;一抓到机会就视频,老魏和方锐每天都偷偷给老板娘打小报告说叶修疯啦又一个人躲在厕所呵呵呵地傻笑。

那会自己还在创业初期,每天七八个会连轴转着开,恨不得喝水睡觉上厕所都是在飞机上解决,却一点都不感觉累;每次只要飞到了广州,时间再紧,他也要挤出来和自己的小蓝见一面。

那个时候的自己满满的都是活力,激情四射,忙起工作来效率高到简直会分身术。只因一心想让公司快点稳定下来,自己好搬去广州和小蓝住在一起,两个人多些相处的时光。

那会真好啊,虽然累,但是特别幸福。老叶感慨着。

 

所以,具体怎么做呢? 

老叶回顾了一下两个人的热恋期,自己每天都变着花样说情话逗他啊!

我是不是很久都没跟小蓝说情话了?

 

想到自家小娇妻恋爱当初听句什么都脸红的不行的娇俏模样,老叶心潮澎湃。

老叶想,我真是太聪明啦!小蓝听了我的情话,气结一定会马上烟消云散还更加爱我!然后开心幸福非常感动地原谅我并且和我嘿嘿嘿。

 

老叶头高兴地仿佛已经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于是他翻开了朱生豪情书徐志摩诗集和爱你就像爱生命。

 

蓝河已经回来了,正在阳台上浇花,看到地板上的烟灰也没有发脾气和叶修讲话。

叶修悄悄靠在阳台门边,羞怯怯地开口:“……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蓝河嘴角一抽。

 

他又自顾自地说:“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蓝河在心里默念: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去珍惜……

 

叶修似乎是觉得有效果了,乘胜追击:“我不很快乐,因为你不很爱我;但所谓不很快乐,并不等于不快乐,正如不很爱我不等于不爱我一样……”

 

蓝河快绷不住了,手下的花都快被他浇死了,他的头深深地埋下去。

 

叶修看见蓝河那样,还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放出压死蓝河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且特别开心:“不须耳鬓常厮伴,一笑低头意已倾!”

 

话音未落,喷水壶砸在了叶修的脸上。

 

第二天上班时,老叶无视了方锐和魏琛对他鼻子上小熊纹路创可贴的无情嘲笑。

他坐在办公室里,无心看任何文件。

甚至连烟都不想抽了。

意识到这件事的老叶头受到惊吓,马上点了一根压压惊。同时在心里把红色的3减成2。

 

蓝啊,我真的有坚持戒烟,不要不理我了好不好。老叶头委委屈屈地坐在办公室里,叼着烟,心绪低落。

但马上他一拍桌子,蓝河送他的瓷茶杯都抖三抖:

老叶!振作!你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难道你就要看着心爱的小蓝被隔壁老王抢走??

一想到昨天晚上隔壁的老王居然还敢以送酱牛肉请他们尝尝的名义来看小蓝,老叶就气不打一处来。小蓝还开心地给对方端水果送茶,老叶坐在旁边,脸上不动风云,心里气到爆炸。

 

好啊,连串门都敢了!这是我还在这,我要是不在,你怕不是要对小蓝有什么非分之想??

 

于是老叶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昨天那张鬼画符,看向自己的第二步计划。

 

 

第二步:找回当初的新鲜感

 

新鲜感嘛,老叶想,最主要的就是展现对方没见过的自己,让他发现自己卓尔不凡与众不同的另一面!

老叶兴奋地盘算了一下,我这么帅到没天际工作能力强悍MAN值爆表的居家好男人……

等等,居家好男人?

老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同居之后,自己似乎什么家务都没有做过;最早两个人都忙地很,每周都请了阿姨来打扫卫生;后来时间渐渐宽裕一些了,虽然清洁工作还是会留给阿姨,但是饭菜蓝河会亲自下厨烧给他。蓝河总觉得阿姨的手艺不能很好地照顾到老叶多年抽烟熬夜饮食又极不规律的身体。

那之后就为他洗手作羹汤,叶修每天每天都能吃上自己家温柔的恋人烧出来的地道广府佳肴。

 

老叶擦擦流出来的口水,把豉汁排骨白云猪手芙蓉煎蛋子萝鸭片红枣冬瓜煲牛骨等各种小蓝做过的汤菜从自己心头压下去。

对啊,老叶一拍脑门。我还从没给小蓝做过饭呢!

 

想到那天沐橙带了莫凡亲手给她做的便当来公司,一众女孩子羡慕不已地围在她旁边欣赏,大家都在说会做饭的男人看起来最温柔最有魅力了。

老叶想,我真是太聪明啦!小蓝看到我为他做的一桌盛宴,气结一定会马上烟消云散还更加爱我!然后开心幸福非常感动地原谅我并且和我嘿嘿嘿。

 

今天依旧提早溜出办公室的老叶一改一周以来的阴郁神色,他神采飞扬,健步如飞,简直要平地加速滑行收起双腿振翅直接飞出兴欣大楼。

 

陈果看着他,目光复杂地拍了拍唐柔;唐柔拍了拍沐橙,沐橙拍了拍罗辑,罗辑进行了一番严谨的推理后得出结论:“这是尿急。”

 

拎着从超市买来的大包小包的新鲜蔬菜,从没进过厨房的老叶才发现自己买的家里都有。

 

……这没关系!从买菜起做出的完美第一步才是打动小蓝的核心!

 

老叶头撸起袖子,跃跃欲试。

 

我是不是应该先切葱姜蒜?姜的皮要不要削啊?切末?怎么切末?我的天这个葱好辣眼睛,番茄要去皮,手撕不行吗?噫噫噫番茄扣烂了,这个土豆不平整啊皮削不干净,就这么吃没事吧,我天这鱼也太腥了吧,袋子里全是血水啊这怎么搞……

 

……哇哇油冒烟啦冒烟啦,哇炸啦炸啦!烫烫烫疼疼疼!什么叫糖盐适量啊适量是什么?这是生抽吧多倒点,我去这是老抽!唉怎么就糊了!

 

老叶锅铲急忙一挥,不偏不倚地砸中两只醋瓶子,黑醋白醋一起洒了一台子,他手忙脚乱不知道是该先抢救菜还是该先擦案板,抹布胡乱一擦误伤了旁边那盘切的不成样子的番茄,番茄烂糊在抹布上,老叶转身就想去洗抹布,脚又踩上自己削的“三成落在垃圾桶里七成落在地上”的土豆皮。稍一打滑,臀部就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的尾椎骨。老叶疼到昏厥。

 

下班回到家的蓝河手上正提着一小袋鲜虾,看着这仿若修罗场一样的厨房,终于对着伤痕累累的老叶说出了这一周里的唯一一句话:

 

“……滚出去。”

 

 

光荣负伤的老叶同志,此时正趴在床上,小蓝坐在旁边一口一口地给他喂虾粥。

 

小蓝勺子一搅,翠绿的葱花和熬的喷香的虾头油匀匀地拌进粥里。腌的入味的红白虾肉和软粥一起缠绵着被叶修吃进嘴里,咬起来还有剁地细细的芹菜末。

 

老叶心情复杂,一边有求和不成的沮丧,一边有搞乱厨房的愧疚,一边心底还冒着一丝甜蜜的得意。

小蓝还是很在乎我的。

 

晚上两个人一般也吃的不多,今日叶皇没法用膳,蓝河自己也就没再做别的菜,捧着一碗粥窝在沙发里发呆。

 

刚刚草草地擦洗着厨房时,他对着锅里那堆不成样子的碳糊特别想笑,但也有点想哭。

 

蓝河在沙发里换了个姿势,透过阳台上自己养的繁茂绿植看窗外。

日头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只剩天边火烧般的嫣红晚霞。光让空中云层变得更加层次清晰,也让蓝河这些天心中无名的情绪渐渐有了轮廓。

他目光放空地欣赏窗外的景色。叶修买的公寓视野位置极好,以前两个人刚搬来的时候,晚上时常一同窝在阳台的沙发椅上一边欣赏夜景一边喝着甜甜的果汁交换甜甜的吻。

 

一晃在一起已经有八年了,预料之中的七年之痒都没有出现。去年周年纪念日的时候这两个基本跑遍全球的人干脆请假回了趟北京。叶父叶母身体都好,叶秋很忙,但还是硬挤出几天来和哥哥相处。叶小秋刚刚周岁,躺在床上冲蓝河笑地灿烂非常,一把握住蓝河的手指头不撒手。旁边叶秋妻子笑眯眯地把小秋抱给蓝河。

 

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人早已成为彼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连对方的家人朋友也熟稔了彼此的存在。他和叶修就像两种密度不同的酒,被调进了同一支酒杯。一开始或许还有清晰的分层,可随着日月渐长,那界限越来越模糊,直到两个人完全融入彼此的生活和生命中,彻底地融为一体。

 

他熟悉叶修的所有小习惯。一个看起来有泡面就能凑合的人,其实不吃酸笋不吃腐竹也不爱吃紫菜,所以蓝河做饭再也没碰过这些食材;他穿衣服永远从衣柜最右边摸一件衬衫套上就出门,如果不是见客户,一个月不换他也不会在意,所以蓝河干脆把他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好挂在最右边;平时邋里邋遢的人对电脑桌面却有强迫症一般的设置要求,蓝河从最早用他电脑时的小心翼翼变成现在给他一堆打乱的文件都能驾轻就熟地帮叶修分好类。

 

有天他在工作时,打开了自己很久以前使用的文件夹,心想着怎么以前这么乱啊,等排好了文件的顺序,才发现和叶修的偏好如出一辙。

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早已深深地把彼此刻进对方的生命中了。

 

所以叶修那些小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也并非在闹脾气。蓝河又吃了一口粥,稍微有点凉了。

蓝河只是,不会跟人吵架,也不懂别的什么表达不满的方法。他其实很讨厌这样,一言不发的冷战。可除了这般,他想不到别的方法能让叶修意识到,他真的很生气,很难过,很失望了。

 

身体是他自己的,可蓝河会不心疼他吗。上次在医院的时候张新杰捏着叶修的肺部CT片语气很严肃,蓝河走出诊室的时候,手心里都是一把汗。

 

他们应该还有很多个日夜来相濡以沫的。一天都不能少,一个小时都不能少,一秒都不能少。

蓝河看着卧房的门径自叹气。他讨厌冷战,更想和叶修肌肤相贴着说早安晚安。可如果这次,叶修能稍微意识到他再不好好戒烟事情会有多严重的话,那自己的忍耐也算是有价值的吧。

 

 

这厢蓝河心绪起伏,叶修也很激动。

 

虽然第二步计划失败了,但它的失败也是极有战略价值的!小蓝不但跟他说话了,还亲自喂粥给他吃!

如果不是因为尾椎骨还疼着,老叶头真想兴奋地在床上好好打几个滚。

 

希望的曙光就在前方!但是革命尚未成功,老叶仍需努力!

 

成败就在这最后一步啦!

他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皱皱巴巴的纸片,不忘自己还有压箱底的大招。

 

第三步:回忆往昔的甜蜜

 

往日的回忆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叶修胸有成竹,提起过去的甜蜜回忆,一定少不了叶修初来广州时蓝河带他转过的各种小吃步行街。

美食之都的老字号茶楼数不胜数。尽管陶陶居、莲香楼、广州酒家前总是排满了人,蓝河依然坚持带着叶修来凑个热闹。但更让叶修怀念的是两个人并肩走在夜市里一路吃一路逛的那份甜蜜。砂锅粥,小龙虾,咖喱面,走到哪吃到哪。夜风吹过又带着手打牛肉丸的香气,他们就默契地相视一笑,决定以散步消食为名义走向下一个小吃摊。

 

老叶在心里默默盘算好了,明天一下班,就要带心爱的小蓝故地重游,兴许还能让他想起来当初两个人躲在小吃街路灯找不到的角落里偷偷摸摸亲嘴打啵的事。

老叶想,我真是太聪明啦!小蓝和我一块重逛小吃街就会想起过去,气结一定会马上烟消云散还更加爱我!然后开心幸福非常感动地原谅我并且和我嘿嘿嘿。

 

等蓝河进卧房的时候,叶修已经趴着睡着了,脸上还挂着傻笑。蓝河瞧见他手心里头的纸片,就一手抽出来准备给他放一边。结果瞄到上面的文字,差点笑出了声。

 

蓝河还是没忍住,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知道我生气啦?

知道我生气了,那咱下次好好戒烟成嘛。

 

蓝河摸摸他的头发,眼里满是温柔和深情。

 

不过,好像还差了第三步没做唉。

于是蓝河打算按兵不动,看看他还能搞出什么花样。

 

 

 

今天的兴欣员工,都能感觉到叶总裁不太对劲。

 

伍晨坐在椅子上腿一蹬滑到关榕飞旁边:“老叶这一个星期脸上一会晴天一会下雨的,不会是公司有什么事吧?”

“公司能有什么事,只要别因为年利润太高被其他几家对手殴打就好了。还有,你怎么又跑来我们部门了?”

“还不是苏妹子说这个月公司采购零食你们优先点吃的,”伍晨赶紧揽过他肩:“我看上的那个丹麦的黄油饼干,就盼公司能采购投喂啦!你可一定要帮我把这个饼干加上去。”

 

“什么饼干啊?”

“苏妹子,你过来啦!”

百忙之中还主动担任零食采购工作的苏沐橙捧着一包莫凡给她剥好的瓜子仁吃的不亦乐乎:“你们在聊什么呀?”

“苏妹子,你有没有觉得老叶最近有点奇怪?”

“嗯,我也发现了。”

“怎么回事?”

“大概是中年感情危机吧。”苏沐橙笑地很幸灾乐祸。

 

不到半个小时叶总裁遇到“中年感情危机”的事就传遍了公司高层。

 

开例会的时候叶修依旧打算坐在总裁席位上自娱自乐,把要讲的东西全丢给苏沐橙,等她讲好了自己再随口总结两句就可以飞奔着跑回家等小蓝啦!

 

但今天不太一样,大家都目光灼灼神色万千地盯着他。

 

“?”

“老叶,你是不是最近那方面不行啊?要不要老夫向你传授一些多年的经验?”

“老魏,一帆还在呢,你说话注意点啊。”

“唉一帆肯定听不懂!”

“魏总经理,我听懂了……”

“一帆也老大不小了该接触这些的嘛!”

“老魏,脸呢?”

 

叶修嘲讽技能马上打开:“老魏你怀疑我的能力,难道是自己感受过?”

“呦!那你说你怎么就有感情危机了嘛!”

老叶一下变得说话含含糊糊地:“我偷偷抽烟,小蓝不高兴……”

 

大家看着他小媳妇似的委屈样,心里叶总裁的人设都崩塌了。

 

只见叶修掰着手指,数自己给小蓝道歉哄他说情话,还亲自下厨想要感动他之类的全都没有用;末了再回忆回忆小蓝不生气的时候多温柔体贴。大家都听不下去了,明面上发牢骚暗地里秀恩爱说的就是这种人,陈董事长差点叫保安把他拖出去。

 

但是大家还是关心他和小蓝的。先是集体声讨了他一下不爱惜自己身体,又七嘴八舌地商量了一圈,最后还是一帆提的意见认可度最高:

“小蓝哥不是很喜欢花草吗?而且我听说家里摆放鲜切花会让人心情愉悦,要不一会买束花带回去?”

老叶马上接受了这个建议,沐橙还陪他一块去挑了一大束粉红色的娇艳玫瑰。开花店的张佳乐很兴奋地给他解释粉玫瑰的花语,“你是我一生初恋”。

 

老叶想,真好,这正符合自己的计划。他开车回家的时候不时瞄一眼旁边放的大束鲜花,不自觉地哼着歌,心情特别好,

一直持续到他打开门回到家。

小蓝已经回来了,正抱着一大捧粉玫瑰站在客厅。

 

两个大男人,各自抱着一大束花,面面相觑。

 

叶修指着蓝河的花手都抖了:“……你、你买的?”

蓝河突然支支吾吾地:“哎呀这个你就别问了……”

“说!花哪来的!”

蓝河被他吓到了:“就是隔壁的王……”

 

叶修的爱情,轰地一下都碎在这一句里。他在心里默默流泪,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

他根本听不完蓝河讲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夺过蓝河手里的花,又是拽又是踩:“不许收他的花!不许收他的花!”

蓝河压根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你干什么呀!这是杰希托我转交给别人的!”

“我不信!我不信!那个王大眼就是想趁你不理我来把你抢走!”

蓝河扶额,这都是哪来的误会啊:“不是的修修,你听我讲……”

“我不听我不听!”

“妈的你到底听不听!”

 

叶修一秒打回原形,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一封用塑料外封包好的信缓缓从被叶修毁了大半的花束中掉了出来。

叶修捡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方士谦亲启

 

蓝河白他一眼,一边打扫一地残花一边给叶修讲。

原来多年前出国深造的业界大神方士谦从国外回来之后就被邀请到蓝雨指点工作,和蓝河私交甚好。那天路上偶然碰到新邻居王杰希,就聊了几句,对方才知道蓝河原来是蓝雨的员工,也认识方士谦。

两个人熟稔之后,王杰希就倾诉了自己的苦恋经历。

方士谦是他的初恋也是唯一谈过的男朋友,当初两个人都不够成熟,因为异国恋和许多事分了手,可王杰希一直放不下他。

从蓝河这打听到方士谦现在还是单身,王杰希就忍不住想要复合。托蓝河送去这束花表达自己的心意。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误会成这个样子的?”蓝河佯装生气,其实很想笑。

 

叶修都不敢抬头看他:“……我把人家花花弄坏啦……”

 

蓝河一听,马上顺着他的语气接话:“修修知道错没有啊?”

叶修点点头,语气诚恳:“知道啦。”

“错在哪里啊?”

“错在不该不分青红皂白毁人家花花……”

话还没说完,叶修就感觉周围气压一低,一看蓝河马上就要进入地狱模式,马上改回平时的成熟俊朗的叶总裁风目光坚定地像组织交代错误:“我错在不该偷偷吸烟,不按组织要求好好戒烟,还三番五次屡教不改。”

 

地狱模式解除,蓝河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所以以后呢?”

叶修搂过他的腰,,从背后把还在扫地的蓝河抱进怀里:“以后再也不敢啦。”

两个人在落日的余晖里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

 

匆匆扫了地,蓝河就拉着叶修出门了:“快点,我怕晚了花店要关门,我们得照着这个数量和包装给杰希补一束一模一样的。”

终于拿到了玫瑰花,蓝河左右看看,确定相似度达99%,才放下心来。

夜色悄然而至,各式各样路边摊和小商贩的叫卖声让街道换了另一种热闹的色彩。叶修看着不远处渐渐亮起灯光的街巷,拉住蓝河:“今晚不回家吃啦,我们去逛夜市好不好?”

“我就这样捧着这束花吗?”

“嗯,好看呢,”叶修捏捏他的脸:“衬你。”

 

站在小吃街中央,周围的烟火气仿佛从未变过,还是当年叶修初来羊城的样子。一时间真的有恍如昨日的感觉。

 

叶修把艇仔粥吹凉了喂给蓝河,蓝河吃了一口就笑着点点头:“超好吃。”

“好吃你多点。”叶修又补上一勺。

“你才是,多吃点,你最近吃饭都少了。”

“因为我家小蓝不理我,我就有些伤心……”

蓝河瞅他一眼:“知道我为什么这次不理你?”

“为什么?”叶修捧着他的脸。

 

蓝河眼里映着街巷的灯火,明亮闪烁,让叶修有种错觉,那眼里好像有泪花:

“我那天……梦到你过世了。

他把头静静抵在叶修肩上:“陈姐他们都来参加葬礼了,每个人都安抚我,和我说节哀顺变。我知道他们的安慰都是发自肺腑的,可那有什么用呢?你走了就是走了……梦里最后就剩我一个人,我就趴在你的棺材上,想着你再也回不来了,感觉心都要死了……”

 

叶修用空着的那只手把蓝河紧紧揽入怀中,像是告诉对方,自己一直都在;也更像是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早怀中人一步离开他。

 

“我不知道你做过这样的梦没有……太可怕了,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特别庆幸:幸好这只是梦;但又特别后怕,万一有一天,这变成真的了,该怎么办?我根本想象不到那样的一天,叶修,我会崩溃的……”

叶修低头去吻他的额头:“对不起,害你受怕了,不会有这样的事的。”

 

蓝河看着他,眼睛通红:“叶修,我想和你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一秒都不能少的。”

 

叶修和他额头抵着额头,鼻尖蹭着鼻尖:“嗯,我答应你。”

 

这个城市在悄悄的进入夏季,不只夜市比冬日更热闹繁华,也让城市里的人浓情蜜意的爱恋随着温度一起发酵生长。

 

那天晚上蓝河又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和叶修都很老了,皮肤生出斑纹,头发花白且稀疏。可他们紧紧相扣的手,交叠难分,仍如初遇时那样有力。

 

 

 

 

 

 

—至于大眼和四千从年少初恋到异国苦恋到辗转多年终是情缘难断的爱情就是另一个故事啦。

—心疼我眼,叶蓝都八年了他跟四千才开始爱情长跑,这大概就是迟来的幸福??

—在我心里,蓝蓝对叶修的昵称有:叶子,小叶子,宝贝小叶子,修修,修儿,亲亲小修修……

—别问我踩着土豆皮会不会摔,也别问我为什么会摔到尾椎骨疼到起不来床,lo主想选择沉默(目光深沉)

—最近实在忙炸了!要不然可以更更多文的!这些都是我抓着各种零碎时间敲完的哈哈,下半月不那么忙啦应该能为叶蓝更更多(的吧)!

—爱生活,爱叶蓝!希望大家都能看的开心~

 

 

 


评论 ( 19 )
热度 ( 221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