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歌

叶蓝周江黄喻,我写过的别的CP都是意外,意外。。。

【叶蓝】夜 Fin.

-三千字短打

-自己都不好意思说是蓝蓝进八强的贺文

-妹子们都是天使!大家昨天真的都辛苦了!

-光速码的单纯的小小的糖

-写的是确定关系前的暗恋阶段哈哈

 

下了赛场的叶修,一个人静静地在G市的夜里散步。

这里离比赛场馆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他还是没敢放松警惕,帽子围巾口罩严严实实全副武装。

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就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冒出来了,一会想沐橙今天好像换了一种香水,一会想方锐上次带去的那家私房菜很好吃,一会想复盘的时候打算讲哪几个重点。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到那边路灯下,一个小青年抱着身子缩成团在长椅上,一个人喝啤酒。

那副落魄又伤心的样子,让叶修一下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走进一瞧叶修就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小青年穿着打扮一点也不像穷困潦倒的人。叶修刚好也累了,坐在长椅另一边歇歇。

 

许博远抬头看了一下人,又低头喝了几口闷酒。

叶修这才注意到他大衣里的衣服:“呦,蓝雨的?这是输了比赛不开心呢?”

许博远闷闷地:“是啊。”

“其实蓝雨今天表现挺好的,主要是兴欣这一场太过强势。”

“可是蓝雨是主场啊……”

“别灰心,季后赛还有机会的。”叶修总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你是临时工作人员?”

“啊,不是,是职业的。”

“网游部?”叶修猜了猜。

“嗯,你怎么猜中的?”

“小蓝?”

“???”

叶修乐了,一把扯下围巾:“你看看我是谁?”

 

“噗——”

叶修发誓,他以后再也不随便给别人惊喜。

 

“对不起对不起——”许博远抖着手用旁边便利店买来的湿巾给叶修擦脸,一边擦一边鞠躬致歉,模样神似拜佛。

“呵呵,没事,小粉丝见到我都比较激动,可以理解。”

“滚!我是黄少的粉丝好吗?” 

 

“小蓝啊,”叶修有点懊恼:“我围巾和口罩也脏了。”

许博远看了看上面的啤酒沫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那个叶神,要不我拿去洗干净了再给你送过去吧,我家就在这附近。”

“哎呦那太好了,我们那个酒店好像没有干洗服务,我可就这么一套装备。”叶修睁眼就说了两个瞎话。

刚取下围巾和口罩,还没感觉到凉意,叶修脸上就又围上了一条羊毛围巾:“叶神,你要是不嫌弃,就先戴我这条吧。”

“别啊,我戴这个冻坏你了怎么办。”

“刚喝了啤酒,身子暖和着呢,不碍事。”许博远摆摆手。

“唉那多不好意思,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叶神真不用,天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

“不送你,我也就一个人压马路了。回去还是要应付饭局。”

“那……我们往那边走吧。”

 

许博远还沉浸在突然和大神一块散步的跌宕心情中没能缓过来,那边大神似乎心情很不错:“小蓝你说巧不巧,我一出来就能碰见你。”

许博远连忙点头称是是是。

“今天沐橙打得特别好,尤其是中场在地图中埋伏的那段。”

许博远连声附和说对对对,并且心想我黄少打得也很好。

“小蓝你有口罩没有?也借我戴戴吧。”

许博远赶紧让自己准备点头的姿势一个急刹车:“那个,叶神,口罩……换着戴会不会不太好啊?”

“小蓝啊,你怎么能嫌弃哥呢,哥也可以洗好了还你嘛。”

“不是这个叶神,主要是口罩,它,它,”

许博远它了半天也没它出个结果。

“口罩怎么啦?”

“它是直接跟嘴接触的啊!”

“你放心,”叶修郑重地看着他:“哥没有传染病。”

“……”

“小蓝啊,哥真的有点冷,而且,一会回去要是被人认出来了堵我怎么办嘛。”

许博远想想都怪自己不好,于是半推半就地把口罩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既然叶修都不嫌弃,那自己还在意什么呢。两个大男人嘛,有什么的。许博远把心里“这是间接接吻啊!”的字幕强行压下。

叶修刚接过口罩就一个没忍住笑了:“这才是你不给我口罩的原因吧?”许博远红着脸辩解:“那是我妈妈买的!”

叶修哈哈笑着把那个小熊口罩戴上去,还扯了扯立体的熊耳朵:“蓝河大大,我可爱嘛?”


叶修真想不到一个大小伙子每天就装成一只小熊上下班。

许博远也想不到联盟大神会在他身边装成一只小熊来卖萌,晕乎乎地跟做梦一样。

“可爱。”然后两个字就不受控制地跑出来了。

“……”

“……”

叶修扭过头努力憋笑,许博远简直想跑到马路中间躺平。

 

“好了叶神,我到了,谢谢你。”

“哎呀光言语的感谢多不显诚意啊,请哥上去坐一下嘛。”

“那个叶神,我家里挺乱的……”

“这年头哪个男生房间不乱,不乱都不是直男了。”

许博远愣了一小会,最后终于放弃抵抗上楼开门。

叶修在他开了灯看清内室才明白他为什么阴着脸,并思考自己要不要收回“不是直男”那句话。

房间不但不乱,干净整洁,还非常美,就像网上那些装潢设计师的得意作品一样。

“真漂亮。”叶修由衷地夸赞。

“谢谢叶神,快进来坐吧,我去给你倒果茶。”

“哎呀,”叶修一边换鞋一边感慨:“这么好看的屋子,我晚上不想走了啊。”

许博远端水果和茶的手一僵。

 

许博远,男,23岁,网游职业工作者,中国G市人。

此时坐在厨房里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个什么走向,为什么那尊大神会出现在自己家里霸占了客厅的电脑并且晚上还要留下过夜。

当年在十区的时候被对方吊着耍来耍去,跟怒气值一块上升的不是仇恨而是好感度,许博远自己都在拷问自己:你是不是个抖M?你是不是??冒着粉红泡泡的进度条不受遏制地往前跑,眼看就要到顶了,突然就被叶修是叶秋这个消息杀的措手不及。进度条还是在往前走,但是颜色却变灰了。并且随着那人重返神坛,灰地越来越厉害。

是了,早该是这样的。可是自己在难过个什么劲呢。这样遥远的距离,让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任何哪怕一点可能。

当初年少的自己何尝不想成为职业选手大杀四方?终于努力到了需要拼天赋的地步,才被告知天赋不足。虽然日后同样可以以另一种方式来抒发自己对偶像和游戏的热爱,但和那个人之间的距离,让自己永远也走不到他身边去。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他把厨房的推拉门拉开一点,悄咪咪地去看叶修。

对方刚刚洗完澡,头上胡乱地盖了条毛巾,发梢好像还在滴水。身上套着自己的家居服,正开着电脑在研究今天的比赛资料。

他终于没忍住走过去:“叶神,这是大冬天,我家里有空调也不是你头发不干就上网的理由。”

“呵呵,没事,哥身体素质贼好。老魏说我是属小强的。”

“我觉得魏老师的意思可能是你怎么老打不死。”

许博远看不下去,干脆身体力行找了干发巾来,帮对方擦起了头毛。

叶修开心:“家有小保姆日子就是滋润啊。”马上哎呦一声,吃痛地可怜兮兮地抬头。许博远丝毫没有薅了大神头发的负罪感,并且相当满意地继续擦头发:“叶神啊,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打破许博远洋洋得意状态的,是叶修咕咕叫的肚子。

叶修望着他的眼神越发可怜兮兮了。

“前几天一直忙着加训指导和战术准备,好几天没饱餐一顿了,”叶修扁着嘴:“这次兴欣能打败蓝雨,我可是个大功臣。”

“……所以我是还要感谢您老人家是吗?”

“求投喂啊蓝河大大,我这人不挑的,有方便面就成。”

 

大神的请求,当然不会被拒绝啦;更何况还是暗恋对象的请求,许博远当然是必须马上立刻飞奔着去实现它。

一面自我催眠着“蓝雨输掉和这个人毫无关系”,小剑客一面走向了厨房。

 

叶修望着他的背影,饶有兴致地勾起了嘴角。

今天能遇到他,惊喜;成功地上楼坐了坐,高兴;晚上还能留下过夜,庆贺;刚刚他帮我擦头发了,激动;现在还在给我做好吃的呢,期待。

有点顺利过头了。叶修摸着下巴思索一番,认定是自己太有魅力。

 

和自己想的几乎一样,看着干净又清秀的青年,脾气和线上一个模样,一面生气黑线无语炸毛,一面还是满足了自己各色各样的要求。

 

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声音响了起来,葱末爆香的声音被压了下去,不一会就有食物的香气飘来,叶修很是期待地凝视着那扇推拉门。

阳台上洗干净的围巾和口罩并排晾了起来,就着皎洁的月光抬眼瞧去,像是依偎在一起。

 

彼时的两个人,还未能预料到以后的朝夕相处相濡以沫;以后的许多个日夜,叶修都会这样满怀期待地凝视着那扇推拉门,一边闻着香气一边等着里面端出让人垂涎的佳肴。

很多年后,叶修和许博远可能会偶尔回想起这命中注定般的一夜。从这一刻开始,两个人的命运向着同一个方向交汇,融合,直至不可分割;未来会有无数个夜晚,两个人陪伴着彼此,或打闹或清闲或耳鬓厮磨着共度每分每秒;而今晚正是他们生命中,一个最意料之外又最情理之中,最始料未及又最期待已久,最撩人心弦又最波澜不惊,最平凡又最特别的夜。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162 )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